移动版

主页 > 国外资讯 >

互联网杀死音乐

“现在是话题时代,互联网音乐的消费逻辑其实是人,不是音乐”

男高音歌唱家莫华伦的新专辑《莫先生》发布得很郑重。6月14日,正大国际音乐制作中心在北京泰来艺术中心举行25周年庆典的同时发布了该专辑,专辑采用了美声唱法翻唱流行歌曲的方式演绎,收录了包括《心动》《至少还有你》《我愿意》等12首曲目。

互联网杀死音乐

2017年6月14日,正大音乐25周年庆典暨莫华伦最新跨界专辑《莫先生》发布会在北京举行

成立于1992年的正大音乐被誉为中国唱片业的黄埔军校,它曾与海内外200余位制作人合作。在20世纪90年代,原滚石唱片的制作人鲍比达,以及制作过歌曲《三百六十五里路》的台湾制作人谭健常先后担任其音乐总监。

但如今,《莫先生》怎么看都显得有些偏离主流,莫华伦不是时下音乐圈的明星,美声唱法与时下流行也格格不入。而且,这张唱片只提供线下CD售卖版本,没有线上售卖。正大音乐总经理蒋涛解释,翻唱必须拿到版权方授权,但大多数唱片公司无力支付歌曲高昂的线上版权费用,“每首热门歌曲的唱片版权价格在几百到几千元人民币不等,但线上版权费用高达上百万元人民币。”

互联网的冲击

如今音乐产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根据2016年4月国际唱片业协会发布的《全球音乐报告》,2015年数字音乐首次超越实体音乐,成为录制音乐收入的主要来源,金额达67亿美元。不过,数字音乐至今没有成熟的产品体系,虽然线上音乐版权已卖出天价,但老牌音乐公司生存艰难。

互联网杀死音乐

蒋涛解释,在唱片体系下,产品制作流程分为五步:前期分为立项与企划两步,由项目总监分析市场优劣,企划人员起草艺人定位等初期企划案;到中期制作阶段,由音乐总监提出整体音乐制作方案,把关词曲作者与音乐品质;歌曲制作完成后,进入后期二度企划阶段,规划主打歌、宣传话题等,再制作MV与平面设计以完成唱片;最终产品推向市场,其中市场推广又分为电台打榜、电视台等媒体推广以及演唱会等演艺活动两部分。

在此体系下,唱片公司能够推出歌手与作品,蒋涛举例说:“比如当年音乐人黄小茂等人为满文军创作了歌曲《懂你》,歌曲完成后,我们根据歌手的成长背景为他在中央电视台的《东方时空》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讲述他的返乡故事,全国观众都看到了这个故事,《懂你》连带着满文军一炮而红。”

但互联网让唱片产品体系失效。蒋涛认为,起初受互联网野蛮盗版冲击,唱片公司核心制作人流失严重,而更糟的是,互联网过于碎片化,冲散了唱片制作流程后期完整的产品包装与市场推广。“现在是话题时代,好的作品太深刻不容易推出来,让人认识你的可能是微博上的一句话。比如艺人薛之谦,他先在微博上用话题吸引眼球,再建立粉丝群,而后把粉丝群导向至音乐上。消费逻辑其实是人,不是音乐,”蒋涛感叹,“我们至今仍在寻找推出数字音乐的方式。”

应对措施

正大音乐


为此,正大转战受互联网冲击较小的线下剧场音乐。从2015年开始,正大在北京保利剧院举办了两届“北京国际流行音乐周”,邀请包括老狼、摇滚乐队新裤子等艺人。蒋涛解释,线下音乐的优势在于盈利模式清晰。“收入来源主要有两部分,门票与品牌赞助。”蒋涛说。不过两届音乐周都未盈利,艺人和场租是最大成本,一场演出成本高达近百万人民币。

互联网杀死音乐

2015年12月6日在北京保利剧院举办的“国际流行音乐周”

正大接下来将挖掘新人缩减成本,蒋涛结合两届经验分析,“剧院观众必须坐着,有些过于激烈的音乐风格就不合适,艺人在台上很激动,下面观众不知如何回应,这就很尴尬。”而莫华伦的歌剧艺术表达就适合剧场演出,这也是正大此次与他合作的原因。线下剧场是蒋涛走的一招保险棋。“先做现场音乐,至少我能先活下来。”蒋涛说。

太合音乐


正大音乐的处境并非大众唱片公司的孤例,蒋涛强调,“现在活得好的老牌唱片公司都靠卖旧有版权为生,做不出新产品。”以中国目前最大的太合音乐集团为例,其旗下拥有太合麦田、海蝶音乐等厂牌,自2011年与歌手李宇春合同到期后声称不再签约新人,2015年试图通过并购线上音乐平台百度音乐布局数字化转型。